探访北京小汤山医院
来源:探访北京小汤山医院发稿时间:2020-03-31 17:00:18


要做到这点,就需要每天把新确诊者的信息(涉及隐私的个人信息依然需要隐匿)告知纽约的市民,特别是感染者的去向,可能的交叉路线。让市民们警惕。而这种告知,可以通过短信提醒,类似于我们在暴雨来临时收到的洪水警报。有一点奇怪的是,此次纽约“停摆”以来,我们基本未从这个途径收到有关“新冠病毒”感染的信息。这个途径对于确保大多数人知晓应该是有效的。

澎湃新闻:您的第二条建议:进行个案流行病学追踪调查,为有效切断传播途径提供依据;现在纽约每天新增数千人,再去追踪是不是太晚了?

据埃及当地媒体23日报道,埃及军方在一份声明中称,在抗击埃及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埃及沙图特少将和达伍德少将分别于23日和24日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

我认为,任何时候去做这个事情都不会太晚,做总比不做好,如果不做听之任之,不把感染者和非感染者分开的话,封城的效果就会大受影响。在纽约,相关的技术和可以招募的志愿者都是不缺的,我第三个建议就更多说了这一点。

即使近几天来,纽约州和纽约市的新增确诊病例每天均达到数千,但依然需要进一步调查这些确诊者过去14天的活动轨迹和接触人群。这项工作的工作量巨大,但这是必须要完成的事情。即使感染者已经众多,也必须尽可能发现他们,从而准确地找出密切接触者,才能切断在社区中的传播链。

澎湃新闻:纽约现在的疫情严重程度如何?

杨功焕:目前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这些药都只是在临床试验阶段。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在找药,想尽快研发疫苗。但是我们只能够听科学家按照严格临床实验结果来告诉我们,哪一种药有用。在此之前,我们只能靠公共卫生措施来阻止疫情的蔓延。

澎湃新闻:未来,美国可能出现更多疫情如纽约一样严重的城市和地区吗?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况?

杨功焕推测,美国在1-2月份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现在纽约已经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的时机,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

如果全美各地出现多个“纽约”的话,那就是灾难性的了。所以其他地方要赶紧做好早期的公共卫生防控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