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20名新型肺炎患者集体出院
来源:武汉20名新型肺炎患者集体出院发稿时间:2020-04-01 07:08:17


同时,慕荣琪也将朋友圈里亲朋好友等进行了分组屏蔽,并告知父母自己在康盈医院的前线抗疫,这段时间将会特别忙碌,“他们或许会同意,但妈妈身体不好,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特别担心。”

有一次,慕荣琪在和父母视频时,她的妈妈突然想到之前电视里播放的当地医疗队支援湖北出征时的画面,便随口说到“当时镜头上有个小姑娘和你长得挺像的”。“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知道了,后来想想当时大家都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又都戴着口罩,她应该是没看见。”慕荣琪说,她当时为了洗清“嫌疑”,一边在嘴上说着“那不是我,我在康盈医院上班呢”,一边将镜头快速的晃过一旁的队员们。

3月16日,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想家却不能说的她,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信中写道:

“我们现在初步的结论是它的免疫通路会保持一定量的防御状态,但不会免疫过激。像人感染SARS等病毒最后会死于过度的炎症反应,但是蝙蝠的炎症反应和先天免疫不会过激,所以它也不会受到损伤。”

然而,传统的抗病毒药物以病毒蛋白作为靶点,它们在应对不断出现的多种不同类别的病毒时很难发挥作用,而且病毒也很容易通过突变自身基因而产生耐药性。

周鹏等人此前也提到过类似思路,研究蝙蝠携带病毒而不患病这一独特之处,有望让人类从中学习如何对抗病毒。

此外,谭旭实验室的这项工作由清华大学疫情防控科技攻关应急专项课题,北京市结构生物学高精尖创新中心、清华-北大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和国家自然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联合资助。

人类需要广谱抗病毒药物

然而,在宣布这名少年因新冠肺炎死亡后没多久,当地官方又发布了新的通报,声称“这一病例病情复杂,尽管此前病毒检测呈阳性,但他的死因可能有其他可能性,本案例将由美国疾控中心重新核查”。

2月19日上午,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